農業路、天明路、東三街、豐產路圍合區域內要建設青少年公園。從規划到現在已7年,是相關部門工作不力,還是有人在阻礙施工?昨日,記者進行了調查。
  記者 王軍方 鄭磊/文 周甬/圖
  市民盼望早日建公園
  家紡、廚具、食品、自行車、玩具……昨日上午,鄭州信基黃河生活廣場A座東邊,不少商戶將商品擺放到商鋪外邊。“拆遷大處理……”在一個攤位上,老闆用喇叭重覆播放著促銷聲音。
  “趕緊拍拍這個市場,已經很多年了,規劃的公園一直建不好。”看到記者拍照,在附近工作的王先生說。
  “農業路和東三街地處繁華地帶,周邊市民集中,而周邊卻缺少大型公園,這裡早該建一個大型公園了。”在農業路居住的蘇先生說,目前我市三環以外的一些公園都已建成,而這裡的青少年公園早已見諸報端,卻遲遲沒有動工建設,應該查查是誰的責任,併進行追究。
  7年了公園始終沒建
  記者瞭解到,按照相關規劃,由農業路、東三街、豐產路、天明路圍合的區域規劃為鄭州市青少年公園。
  鄭州市園林局是公園建設的牽頭單位。昨日,記者聯繫該局一負責人後,他安排了綠文廣場管理中心副書記韓懷恩接受記者採訪。據介紹,2007年,青少年公園是鄭州市承諾開建的7大主題公園之一,計劃2009年開工,2010年建成。
  2011年下半年,作為鄭州市6座主體性公園之一,市園林局上報到我市重點項目推進會上。
  去年,公園又被市政府列入今年要開建的27個區級綜合性公園名單中。
  韓懷恩說,青少年公園四周道路紅線以內,共349.4畝,其中綠地面積為277畝,占地涉及惠濟區的小杜莊村和金水區的寺坡村、崗杜村共3個村莊。公園無法如期開建,原因是上面的附屬物沒有拆除,無法進行施工。
  信基黃河生活廣場A、B座兩棟兩層樓房,同時占壓著惠濟區和金水區的土地。
  記者在市場內看到,裡面大量附屬物已被清理,只有A、B座兩棟兩層樓房沒有開拆。兩棟樓房的北邊,一處建築物正在拆除;西邊,曾有水上公園、保齡球館等,目前已全部拆除。
  A座中的一樓、二樓,都有部分商戶已經搬走。B座中,一樓全部搬走,二樓大約一半商戶已搬走。“今天下午6點前要全部搬離市場。”昨日B座一名賣家紡的女老闆說。
  11月17日,黃河廣場辦公室發出通知:“11月17日起,市場閉市。其間,不再收繳任何費用,商戶可根據自己的情況,儘快尋找自己的經營場所,現有鋪面貨物商品由市場派員幫助商戶看護,商戶在離開鋪面前,將自己的商品貨物留下照片,請將貴重物品隨身帶離,以便開門盤點時查驗。”
  11月18日,金水區綠化建設提升工程指揮部發出通知:“按鄭州市政府的統一部署,要求信基黃河生活廣場內豐產路以北的A、B兩座建築物內商戶務必於2014年11月19日(周三)18時前全部搬遷完畢。逾期未搬者,由此造成的損失由商戶自行承擔。”
  信基公司兩棟樓房仍未拆除
  拆遷區域地跨兩個行政區,動遷協調時出現了不順利。
  韓懷恩說,拆遷區域跨著兩個行政區,金水區曾打給惠濟區1000萬元,用於拆遷補償,但後來被惠濟區退回來了。由於該處區域以後將開發停車場等,牽涉到經濟利益,後來惠濟區的思路發生了改變。
  “當時動遷時,是金水區主導,我們配合。所有補償資金,都要由金水區人員監督。但是,實際工作中發現,兩個區的補償標準不一樣,惠濟區的低,金水區的高,一些商戶有意見,工作無法推進。”昨日,惠濟區劉寨街道辦事處主任王建嶺說。
  兩個區的相關負責人將此情況上報後,兩個區各自負責自己轄區,並統一了徵遷補償標準。
  動遷主導單位發生改變
  信基黃河生活廣場A、B兩座樓面積有3萬平方米,其中惠濟區轄區約有8700平方米,金水區轄區約有21300平方米。“我們轄區的所有商戶目前都簽訂了拆遷補償協議,搬遷工作也接近尾聲,不會耽誤重點工程的拆遷進度。”王建嶺說。
  惠濟區劉寨辦事處清華園社區主任蘭明禮解釋說,因A、B兩座樓是整體鋼混結構,所以他們單獨拆除會出現很大安全隱患,“等金水區徵遷補償協議簽訂後,我們兩家將一起整體拆遷。”
  惠濟區剩餘8700平方米未拆
  據金水區南陽路辦事處提供的資料顯示,截至今年10月1日,該區已拆除面積57700平方米,占應拆面積的76.5%,剩餘信基黃河生活廣場A、B兩座鋼結構建築正在商談中,土地收儲工作也在同步進行。
  南陽路街道黨工委書記李力介紹,他們轄區內的寺坡村、崗杜村的土地性質不同,造成徵遷賠償工作難度很大,“寺坡村之前屬於集體非農用地,之後通過確權形式,變成國有劃撥土地;而崗杜村更為複雜,最早是集體農業用地,之後變更為集體非農業用地,目前建設工程許可證,建設用地許可證都有,導致補償起來很困難。”
  李力說,市場阻力大也是影響徵遷的因素之一。“雖然困難很多,但是我們仍舊做了大量的工作推進徵遷進度。”
  南陽路辦事處:土地性質複雜
  信基公司和金水區已簽補償協議
  昨日,記者電話採訪了鄭州信基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李喜慶。
  “政府的工程,我們大力支持。”他說,他們並沒有漫天要價。
  “今年8月份,相關部門出台了新的補償標準,我們跟惠濟區按這個標準簽訂了補償協議,並很快拆除了部分建築,但金水區要按以前較低的補償標準進行,我們的股東不願意。”他說。
  不少商戶在此經商多年,在附近買房生活,子女上學也都在附近。拆遷前,金水區將給商戶一定的補償費,還有每平方米給40元搬家費。“如果金水區政府覺得資金有困難,按照老的標準走,我們也沒有意見,能按8月份的新標準更好。”李喜慶說。
  昨日中午12時30分左右,李喜慶給記者打來電話說,他們已跟金水區簽訂了補償協議。“今天下午,金水區將會把50%的款打過來,我們今天連夜給商戶發放。我們將儘快安排部分商戶到信基公司其他市場,再推薦介紹一些商戶到其他市場,對不願意到其他市場的商戶,將進行疏散。”
  他還說,他們將儘快幫助政府把拆遷完成,推進公園建設。
  補償協議能否順利執行?市場剩餘部分能否儘快拆遷?青少年公園何時動工興建?本報將持續關註。
  (原標題:青少年公園規劃7年未建成)
創作者介紹

實木傢俱

cw18cwcho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